玩转旅游网:四川旅行社,成都旅行社,四川成都旅游-四川省中国青年旅行社(总社)

当前位置: 首页 > 四川旅游 >

春到康西

时间:2016-09-18 12: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每到初春,大家都会想到郊区去活动活动筋骨,感悟一下自然,让春风与野草的芬芳洗去那被都市浸污的心房。(正文)“豪运”重金属几天前,一个骑摩托车的朋友约我有周末到“豪运”酒吧听音乐,再去康西草原“腐败”,想想也没事就答应了。晚上我开车来到了约好
每到初春,大家都会想到郊区去活动活动筋骨,感悟一下自然,让春风与野草的芬芳洗去那被都市浸污的心房。(正文)“豪运”重金属几天前,一个骑摩托车的朋友约我有周末到“豪运”酒吧听音乐,再去康西草原“腐败”,想想也没事就答应了。晚上我开车来到了约好的集合地点,这时已经有几个人等在那了。过了一会儿出发的时间到了,等人集合齐,我才发现我开的奥拓车在一群摩托车中即渺小又另类。路上我努力地追赶着前面灵活的摩托车,就怕它们丢下我,还好到“豪运”的路还不算太远,我们一行在汽车司机们的注目礼中安全的到达了。这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我本是个放到人群就很难再找出来的平凡人,可是到了这里我也就变成另类了。在我眼前晃着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个性,每个人都为表现自己独特的个性而努力着,好像北京所有个性的人都来这儿了。晚上八点半乐队准时演出,是一场“重型金属音乐的饕餮之夜”。我本人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重金属音乐,真的很是想见识一下那些可以把鼓打的那么快,吉它弹的那么疯狂的乐手是什么样子。可惜在这些乐手的周围早就站满了他们的乐迷,以我那单薄的身子看来是挤不进去了。不过还好音乐是没有界线的,虽然我看不到但是我还能听到,我也隐隐的明白了很多骑大排量摩的托车手会那么的喜欢重金属音乐。重金属音乐演奏起来,就像天边的滚雷,暴躁而富有激情,节奏明快,也带着强大的震撼力,每一个音符就好像发自内心的呐喊。而重金属和大排量摩托车它们就像是孪生兄弟一样,同样是给那些富于激情的人们预备的;摩托车手是用他们的摩托车来展现自我,音乐人是用他们的重金属音乐、用他们手中的吉它表现,现在两者相撞了,就必然撞出火花。黑暗中我们穿越长城 虽然音乐让人留恋,但是今天晚上我们还有安排。在音乐告一段落时,大家离开了“豪运”。摩托车手跨上摩托、戴上头盔,而我又钻进我那可爱温暖的小“拓拓”,打开收音机,一个熟悉的旋律(罗大佑“闪亮的日子”)流淌在我的耳边。刚听完强劲的重金属音乐,再听一下“罗大佑”那略在沧桑的嗓音,不禁让我感慨万千。八达岭高速公路我开车走过不下二十回,但在深夜里我还是第一次。平时白天里的平原、高山现在已经看不到了,只能看到灯光照到远处弯道隔离带的反光。车过昌平,高速路就开始进入山区,路两边也没有了路灯,远处本应是高高的烽火台和古老长城,但是现在什么也看不到,只能默默地在无尽的黑夜中飞驰。后面编队行进的摩托车也像黑色的大鸟行驶在无际的黑暗之中。现在虽然已经进入春天,但山里的温度还是底了点,我座在暧暖小的“拓拓”里不尽十分佩服那几位迎风向前的哥们。我们到了,“腐败”开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向前,我们终于到达当晚的营地康庄宾馆。这次活动的组织者老金到了之后就跑前跑后,给大家定房分房,进房一看每个人都十分满意,不光有暖气还有二十四小热水,想想比自己以前“自虐”式暴走要强了不止百倍。先安心的洗个热水澡后,老金叫大家去他的屋子集合。屋里老金早就摆了满桌的粮食,让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大家大为高兴,你拿一个面包,我抢一根香肠地狂吃起来。等大家有肚子里稍微有点货后,觉得是不是还缺点什么,对!要是再可以喝上两口小酒不是更好,不过老金可没备着,没办法只好自己努力了。也不知道去买酒的人敲坏了多少家小店的门,终于在大家快要睡着前赶了回来,不过这时已经是凌晨了,大家的兴致也没有开始时那么高了。在每人干掉了一瓶啤酒后,大家提议--睡觉,本来就不能喝的我听到后马上回屋钻进被子,打起幸福的小呼噜。走入春天的怀抱清晨小鸟的叫声把我从梦中叫醒,昨天还什么也看不到的山显露在眼前。远处的长城,迸发出春的生机,各种植物纷纷吐绿,争相作秀。路边的柳树最先发出春的信息,那毛绒绒的柳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分外耀眼。摇动着枝梢向人们频频招手,好像在说:看,我的春裳多么靓丽。远处素有林中少女美称的白桦树,吐出鲜嫩的小叶,衬着满是沧桑的城墙,煞是显眼。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秋天以黄叶、白干炫耀自己的白桦树,春天初吐的嫩吐,却呈现出朱色红色,犹如少女绯红的脸蛋,在春风中摇曳。路边的草坪上,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像五?六色的花环,点缀着这春的原野。找一个向阳的草坪,拉着老金仰身躺下,闭目细品这春意,这自然,这人生。阳光和煦,不时在远处传来几声鸟的歌声,春风摇动着小草,野花,地上传来泥土的芬芳。面对这美丽的春色怎能不陶醉,怎能不忘去都市的烦心。康西草原快乐的旅行叫康西草原可能是因为这里有个地名叫康庄,而这片草地正好在康庄的西边所以就叫康西草原了(我是这么认为的)。当我们一行穿过村子的时候,朴实的农民惊讶的看到了一群骑着钢铁的怪物城市城人。在草原上我们如同自由的小鸟无拘无束,大家在这里有说有笑,尽管我到过这多次了,但还是让我很兴奋。我喜欢马,喜欢马的温驯,喜欢马的健硕,也喜欢马的狂野。我喜欢骑着马在草原上驰骋,就好像摩托车手,喜欢在公路上高速行进一样。我觉得骑马和骑摩托有它们的共通之处,都体现了速度感,只不过一种是机器,一种是动物罢了。开饭的召呼声音,把我和其他朋友从远处召了来回来。今天可是真的很丰富,有水库里的鲜鱼、当地的油豆角、自家做的豆腐、老母鸡炖的汤。最可口的是烤全羊,这群家伙看到烤羊上来也不顾什么形象了,趁着我照相的机会一拥而上,要不是我见机的早估计我是吃不上了。在一片欢笑中,我们结束了快乐的旅行,第二天早上起来,揉着由于骑马而变的僵硬的肌肉,回忆着香喷喷的烤羊腿。尽情地享受着温暖的阳光的沐浴,冥冥中仿佛又听到了隆隆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