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旅游网:四川旅行社,成都旅行社,四川成都旅游-四川省中国青年旅行社(总社)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境旅游 >

五一北京见闻

时间:2016-09-22 23:0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第一天 火车上,一觉醒来,已经快到天津了。看看车窗外,已然是一派北国风光。树虽然不多,但却很大。有的田地上没有种庄稼,裸露着黄土,路边的农居都很破旧,满眼都是灰蒙蒙的,完全看不到江南农家小楼的那种风景。可能是因为清晨的缘故,路人行人不多,愈
第一天 火车上,一觉醒来,已经快到天津了。看看车窗外,已然是一派北国风光。树虽然不多,但却很大。有的田地上没有种庄稼,裸露着黄土,路边的农居都很破旧,满眼都是灰蒙蒙的,完全看不到江南农家小楼的那种风景。可能是因为清晨的缘故,路人行人不多,愈发显得有些许荒凉。 车到天津北站(也许是南站或是西站什么的,记不清了),没有人下车,人们的目的地都只有一个--北京。这个火车站有点欧式的风味,挺不错的,真遗憾当时没有拍下来,以致于现在因为记忆的模糊而无法形容。 7点半钟,我终于踏上了北京站的月台,晚点了半个小时。站台上竟然有小车直接开上来接送客人,听说都是某某国家机关的,令我顿时体会到了什么是特权阶级。我和同伙"花猪"急急忙忙地出站去找"老妖"。他是我们的大学同学,在北京工作一年。这个家伙早已在站外等不及了,从天津开始就一个接一个手机地催。他终于等到了我们,我们也非常高兴,因为我们的行李中有一半以上都是为他带的东西,全是根据前些天他的Email中所列的清单采购的。我们似乎把半个苏州都带到北京来了,所以看到他当然开心,可以"减负"了嘛。 下了地道,坐上计程车,来到了我们的住地--一所二星级饭店,一周前我在网上订的。北京的出租车似乎只有夏利,完全见不到上海苏州桑车满街跑的样子。不过价格还算便宜,1块2一公里。苏州是1块8,上海是2块。北京的房价较别处贵,我所住的那家饭店,在北京三环以外,虽然打了折,每间房还要2百多块,还不包早餐,比上海、深圳贵不少。房间还过得去,反正有床有电视有24小时洗澡,还有个冰箱,那就足够了,我不能要求得更多了。 中午吃了一顿川菜,在四川省驻京办事处,应该是正宗的,没我想像中那么辣,水煮鱼片味道还不错,虽然上面有一寸厚的干辣椒。 下午去天坛,在天坛门口我的同学"小鱼"已经等候多时。她比我们提前几天来北京会男朋友,回去时和我们一班车。花猪把返程的火车票交给了她,她把300块RMB塞在了花猪手里,有点像电视上毒品交易的场景。之后,四个人一起游了天坛。天坛中最有名的就是祈年殿和回音壁。不过不知道是否因为五一的关系,祈年殿不能上去,回音壁在一米开外就拦起了围栏,禁止游人碰它,搞得游客只能在围栏边对着回音壁大喊大叫,结果什么也听不见。瞧了回音壁以后,我们又去踩隔壁的一个平台上的石头,据说能带来好运。有好运,踩的人当然多,好在我等都为五大三粗之人,踩人绝对不含糊,小鱼也不是省油的灯,不只踩了好几下石头,还踏了别人13只脚。天坛是分景点卖票的,所以要游玩主要的景点,非得花每人35RMB不可,这点也不含糊。 天坛隔壁就是一家有名的炸酱面馆,只是我不知道它的名字。里面颇有特色,都是八仙桌,跑堂的都穿着民国时期的服装,肩上还搭着一块毛巾。堂倌很是热情,见客人来就高声招呼,我们倒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们叫了炸酱面,还有京酱肉丝、香菇菜心等等。炸酱面是北京的特色,但是我们没感觉有什么好吃,反而是京酱肉丝和香菇菜心引起了我们的食欲。这家店还有很多老北京的特色点心,像豆汗、驴打滚等等,不过我们早就听说南方人不会习惯吃北京的这些特色的,故不敢点这些点心。 晚上小鱼等他的男朋友来了后我们一起去东单和王府井逛街。我和花猪及老妖感觉就像是三盏1000W的大灯泡,最后还是找了个借口和各走各的了。王府井乍一看有点像上海的南京路,却少了南京路那样的精细和豪华。我等皆认为没意思,早早坐地铁回饭店睡觉了。北京的地铁共两条,一线环线相交,3块钱随便坐,只是车子是长春和北京产的,没有空调,只有"华生"牌电风扇在车顶上吹着,比上海要差远了,不过班次要比上海多,一般3分钟就有一班了。售票是人工的,没有自动售票机、兑币机,当然也没有自动检票机。第二天今天我和花猪要去天安门、故宫、北海等景点,老妖因为已经过去了没和我们一起去。9点钟我们在住地附近的一家叫"老家肉饼"的店里吃早餐。虽然店中多为北方菜,但因其"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且吸引了许多北京人来此光顾,应该错不了。果然,两个人的早餐,总共还不到五块钱,还不错。我们抹着嘴走出了店堂,坐地铁去了天安门。 游客们簇拥着出了地铁口。我们终于来到了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广场--天安门广场,祖国的心脏。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革命博物馆,以前都只是在电视上看到,现在能亲眼所见,不由得又多了几分感慨。尤其是金水桥对面的天安门城楼,令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唱的那首歌:"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人民英雄纪念碑前面竖着一幅巨幅的孙中山先生的画像,人们都在其前面拍照,我们也不例外。因为是五一,天安门广场上的游人特别多,因此维持秩序的武警和巡警特别多。武警个个都很严肃,头都呈匀速地转动着,不停地注视着周围的人群。巡警倒挺悠闲,在人群边聊着天,还时不时帮游客指路。而且,天安门广场上的巡警大多奉行"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原则,而且似乎个个都是帅哥美女,所以引来了极高的回头率。广场上你可以看到来自全国全世界各地的游客,我看到了朝鲜族同胞穿着民族的盛装从身边擦过,只是因为当时人太多,不然的话我们一定会请他们一起合个影,拿照片回苏州炫耀。昨天在天坛我们就"抓"住了一群喇嘛合影了,感觉很特别的。 我们花二十分钟穿过了金水桥(因为人太多,所以武警在金水桥上控制人流量),又穿过了天安门城楼。望着城楼上密密麻麻的人群,我们打消了登城楼的念头,直接往故宫走去。因为只有两个窗口可以买票,游客在网友售票处排了一百多米的长龙,谁让我们都是"龙的传人"呢?故宫的门票是40RMB,研究生不享受半价。进宫之前需要先把包寄存,浏览结束后再在出口处领取,倒是很方便。和别人不同,我先去过台北的故宫博物院,直到现在才来到北京的故宫博物院,活生生的故宫。人们都说台北的故宫有"故",北京的故宫有"宫",果不其然。故宫真的很大,里面汇集了中华民族艺术和建筑的精华,只有亲身体验才能体会到中华民族的博大精深,同时也能体会到皇帝们是多么地会享受。今天的故宫仍旧是"重兵把守",不是怕人来行刺皇帝,而是怕拥挤的游客互相倾轧而出意外。多么可爱的警察叔叔!人真的很多,我在乾清宫前挤了半天也没法拍到乾清宫内的皇帝的宝座,不免又有些遗憾。由于我们的时间有限,我和花猪只是沿着故宫的中轴线走到了御花园。园中有很多几米直径的松柏,十分苍劲有力。有一处假山用太湖石堆砌而成,依山墙而设,似乎是仿照苏州园林的。御花园不不大,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正对景山公园的故宫的正门,上有"故宫博物院"五个大字。 出了故宫,很自然地来到了对面的景山公园,主要因为在山顶的亭子上可以鸟瞰故宫的全貌。门票不贵,5块RMB而已。里面倒也风景独好,正在举办牡丹展。我们找到一处休息,从包中取出了自带的矿泉水、面包和火腿等,解决了午餐问题。在山顶,不公可以看到故宫,还能瞧见北海的白塔。下了山,我们出门直奔北海公园,门票也是5块RMB。北海除了白塔以外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倒是我们因为不认识路在公园中兜了两个圈子,出了公园后又沿着围墙绕了一圈,做了很多无用功。 出北海后,天色还早,我们决定再去西单图书大厦去逛逛。从北海坐公车可以直达,只是挤了一点。对了,北京的公车几乎都没有实行无人售票,而且下车前还要出示车票给售票员查验,有点费时费力。西单图书大厦就在长安街旁边,街对面是时代广场。我们径直上了出售计算机书的楼层。这里的计算机书品种很丰富,而且分类很细,查阅起来十分方便。另外,楼上还有一家咖啡吧,顾客可以不买书而捧着书到咖啡吧叫上一杯咖啡或饮料,坐下来慢慢翻,很是惬意。 西单图书大厦附近有地铁,我们回住地非常方便。从地铁出来,我们又来到了早上来过的那家"老家肉饼",享用我们的晚餐。菜当然是北方口味的,虽然口味有点重,但似乎比隔壁东北餐馆的"东北杀猪菜"感觉要好多了,况且又不贵,我们还能凑合。 这一晚,我在花猪的鼾声中入睡。第三天今天本来和老妖说好去"同事"家吃饭。他同事是他所在部门的助理,是个湘妹子,据说要亲自动手为我们做菜。但是,正巧当天她的父母来北京看她,吃饭之事只好作罢,直至我们回去那天也没有机会一睹她的芳容。我和花猪只好自己去军事博物馆游览。军博也在长安街边上,附近也有地铁,旁边还有中华世纪坛。北京地铁的一号线就是沿着长安街在地下走的。军博门票也不贵,好像也是5块RMB,要先寄存包才能进去。 军博门前的广场上,停着一些退役的飞机、大炮和舰船。其中,有周恩来、朱德等人坐过的"首长专机",一架英国制造的三叉戟飞机,曾经是中国的"Air Force 1"。军博是一个很大的建筑,有点俄国的建筑风格,不知道是不是五十年代建造的。楼里陈列着各种各样过时的武器,大到飞机、大炮、坦克、火箭模型,小到间谍用的钢笔手枪。从古代的宝剑大刀,到现代的导弹系统,应有尽有。还有世界各国造的各种兵器,包括日本造的机关枪和侵华战争时用的"三八大盖"。但我们没有看到珍宝岛一役缴获的苏联坦克,不知道是否因为现在和俄国友好而被收起来了或者是放在了别的什么展览馆了。馆内还有一些专题展览,如某某雕塑展览、朝鲜战争展览、中华战争展览等等,一个上午用来参观只能是走马观花而已。 军博对面有一家便利店、麦当劳和永和豆浆。花猪在便利店中没有找到他的"最爱"--咸鸭蛋。如果有机会不吃麦当劳这样的"垃圾食品",我是最乐意的,所以我们去永和豆浆点了牛柳饭和饮料。这里的永和豆浆显然是为了适应当地人的口味而被改良过的,我们的牛柳饭仍旧口味偏重,不得不多点一份蛋饼来中和一下。我们在这里边吃边等老妖,因为下午我们要一起去中关村和北大。 从军博前坐T6公车到了中关村。对IT行业的人来说,中关村的名字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号称中国的"硅谷",不过我们还是第一次来。其实中关村只是一条大街,左右分别有北大和清华,再有就是批发电脑软硬件的集散地而已,现在附近又多一一些新的写字楼,有一些IT企业驻在这里。我们来到了一家叫"海龙"的电脑商城,结果刚来没多久就因为下班被赶了出来,说是五一放假提前至3点半下班。真扫兴,看来北京人的商业意识还是差了点。 从太平洋电脑城到北大要经过飞宇网吧一条街。这里曾经十分兴盛,整条街都是网吧,但现在都搬到北大资源楼去了,只剩下人去楼空的感觉。北大最有名的就是未名湖,周围有山有塔,山是小土堆,塔是水塔。还有一艘石舫的石基没有被拆掉,仍然留在湖边,据说是大贪官和坤所造。在这山山水水、花花草草的环境中学习,北大的学生真算是很幸福的了。风景是不错,可是空气弥漫着的浮尘和柳絮仍让人觉得十分厌烦。这时,天气突然转坏,开始下起雨来,以致于我们在北大门口照相的时候不得不用伞遮住照相机以免淋湿。说是雨,其实是泥点,打在路边的汽车上留下了一个个的泥斑,很是难看。我们躲进了对面的肯德基。 从肯德基出来,雨已经停了,去清华太远了,我们决定去海淀图书城。北京实在是太大了,在地图上北大和海淀图书城地图上只有一点点的距离,可是我们却走了二十多分钟。海淀图书城多少有点让人失望,书并不是太多,尤其是计算机方面的书更少,而且打折也不大,最多是九折,不如苏州文化市场还有八折的计算机书店。 今天我们要早睡,因为明天要赶7点去去十三陵和长城的班车。第四天由于昨天在军博前看到有游2(支)专线车7点去长城的广告,所以我们一早起来准备去军博。老妖昨天在我们房间挤了一晚,为的是今天能够统一行动。下了地铁,老妖提出军博去长城的车可能比较少,还是去北京站比较保险,于是我们坐地铁一线换环线到北京站,结果反而没找到去长城的车子。再下地铁坐环线换一线到军博时,已经7点一刻了,唯一的一班车已经开走了。如果今天去不了长城,就会打乱我们的计划。我们心急火燎地向行人们打听还有没有别的途径去长城。幸亏北京人不像上海人一样,永远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而是很热情很耐心地为我们指路。有一对慈祥的老人为此还互相争论了一会才郑重地将结果告诉我们,由此可见北京人的可爱。 终于我们又坐地铁到复兴门,等上了去长城和十三陵的游5(支)专线车。车票是50块RMB,去长城和十三陵,包来回,大约一整天的时间。车不错,厦门产的大金龙,有空调。司机是个年轻的北京人,微微有点发福,人很健谈,一路上还介绍景点,令人满意的服务。上了八达岭高速公路后,司机被告知八达岭长城附近严重塞车,于是征寻乘客的意见先去十三陵。十三陵是明朝的十三个陵墓,彼此并不是很集中,还没有被完全开发出来。我们只去长陵和定陵。 长陵的门票不便宜,要三十块RMB,而且里面并不太大。这是明朝其中一个皇帝朱棣的陵寝,我们注意到了每个大殿四周用汉白玉雕刻的龙头其实是排水管。大殿正中安放有朱棣的全身塑像,而周围陈列着一些文物供参观。其实十三陵的每一个陵墓每有地宫,但仅有定陵一个的地宫被开发出来。而从定陵中出土的文物长期被放在长陵中展出。我们今天看到了一些诸如皇帝的铠甲、金锭等文物,均是从定陵中出土的,保存得相当完好。支撑大殿十几根立柱,都是由直径两米多的大树打磨而成,笔直挺立,现在倒是很难见到这样粗的树了。 从长陵到定陵只有几分钟车程。去长陵主要为了看地宫,所以尽管它实行分段票价,但无论如何每人也要花35块RMB才行。还好我多嘴问了一下售票员,了解到凭研究生证竟然也能享受到半价优待,实在有些意外。在这里,我排了有生以来最长的一次队。为了要检票进门,我们挤在汹涌的人流中排了半个多小时。这还不算厉害的。由于地宫通道狭窄,只能够容纳三个人并排行走,我们不得不又排队等了近一个小时才能进去。地宫令人十分失望,只有几个大棺材和龙座,其它什么也看不见,且旁边的支路全部禁止游人通行。对着这几个后来仿制的大棺材,我没有别的感想,只想快点出去。结果排了一个半小时的队只换来了十几分钟索然无味的参观,而且当我们赶到旅游车上时,已经迟到近半个小时了。司机是个很负责的人,虽然还有更慢的迟到近一个半小时还未归队,他还是尽量多等一下客人。最后那几位客人还是没来,司机才不得不发车,还写了个证明请几位乘客签名作证。虽然我们被耽搁了一会儿,但觉得司机还是挺有人情味的。 由于在定陵耽搁了过多的时间,我们就不在居庸关停留了,而直接赶赴八达岭。其实八达岭高速公路过路居庸关时,司机还是放慢了车速,让游客能看一看居庸关的景色。居庸关并没有什么特别,和电视上见的差不多,山势也不险峻。倒是旁边竟然有通往张家口的盘山铁路,而八达岭高速公路也正是依山而建的。正巧一列火车驶来,我们体验了古代文明和现代文明的和谐与融洽。下了高速公路,快到八达岭长城脚下时,还是遇上了大塞车。原来是正值五一黄金旅游季节,八达岭停车场容量不够,只能让后来的车在公路上排成长龙等空位。好在就快看见入口处了,车上的游客选择步行到长城脚下。 长城的门票是45块RMB,加1块RMB保险费,门票是磁卡的。我再一次享受到了半价优惠,窃喜。天色还早,我们也饿了,就想在先吃点东西再上山。山脚下的饭店生意特别"火",只卖方便面和快餐。东西特别贵,一般都是别处的两倍以上,矿泉水5块一瓶,一份普通的快餐要二十多块,泡面也要7块RMB。保险起见,我们只得将就泡面了。 "不到长城非好汉",这句话也代表了我们当时的心情,而且是"不到长城顶上非好汉"。虽然有缆车,我们还是选择用爬的。老妖一年以前来到北京一家接入服务公司跑业务,整天在北京街上窜来窜去,练就了很好的耐力。这家伙爬长城时就像猴一样的灵活,不一会儿就把我和花猪甩开一段距离。可怜我们整天坐在电脑前弓着背,体力没长多少,肚腩倒长出来了,现在却累得气喘吁吁的。终于上到最高的烽火台,我们也能称自己为"好汉"了。望着对面山脊上延绵不绝的长城,不禁想起了那狼烟四起、战火纷飞的时代。八达岭这一段长城相对较险,没有被外敌攻破,而居庸关长城由于地处山谷,历史上好几次失陷,最后导致整个北京的失守。"俱往昔,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现在长城内外,大河上下,都是中华的土地,长城也丧失其御敌的作用而被用来观光了。 下山以后,我在后山的邮局寄了几封纪念封,算是来过长城的证明。想不到这里竟然也有肯德基,虽然很干净,但顾客不多,原来多数游客都在前山吃那些二十多块的快餐了。 回旅游车时,已经六点了。而当我们最后又回到宾馆附近的那家"老家肉饼"吃晚饭时,都八点半了。第五天 上午我和花猪地铁至军博转T6公车去清华西门。到站时,老妖已经等候多时了。三人从西门踱进了清华的校园。校门口停着清华自己研发的电动汽车,只能在校园内开,司机在招徕客人。而我们觉得用走的更有意思。正值五一长假,学生很少,周围多了些像我们一样来清华参观的游客。清华和北大校园如今又成为北京的新的景点,而且在故宫和长城人潮拥挤的时候,这里仍然显然那么恬静,实在令人欣喜。我们由于时间仓促,只能在清华园的牌坊前拍个照,以便证明曾到此一游,没来得及感受其浓郁的学术氛围,又沿原路返回了,顺便在纪念品商店买了纪念章和书签。上午我们真正的目标是圆明园。 圆明园的绮春园离清华西门不远,步行即至。三个人门票共花了50元。圆明园有意思的是西洋楼景区,著名的大水法就在其中,而其他地方对我们来说无所谓。我们直奔主题,为的就是想看看这曾经的万园之园的遗迹。而烧毁这人间胜迹的,"一个是英吉利,一个是法兰西"。圆明园内很少看到外国游客,与故宫长城熙熙攘攘的老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西洋楼景区内都为西洋式建筑,巨大的立柱和石基的残骸仿佛依然在诉说着什么。大水法周围游客很多,正巧有一群放了假的武警也来游玩,其中有五个人爬到了一根大石柱的顶端,被称之为"琅琊山五壮士"。 颐和园离圆明园也不远,坐公车没多久就到了。门票30块RMB一人,门卫很严,半票要查学生证。就风景本身来说,颐和园是北京最值得留恋的地方。佛香阁、昆明湖以及湖上的叶叶轻舟,一切都是那么的诗情画意。中国人造园讲究依山傍水,而这些元素正是颐和园的亮点所在。我们当然想泛舟。一共有3种船,电动船、脚踏船和手划船,当然不包括那种能载几十人的大船,那是渡船。因为我们这几天都在走路,脚上都起了老茧了,因此脚踏船自不在考虑之列,而电动船我们嫌没意思,所以手划船是首选。于是,为了找到能租手划船的地方,我们三人又完成了一次伟大的创举--徒步绕着颐和园走了一圈,且这是在连续走了五天半路的情况下。两个半小时后,终于找到的租船的码头。原来离进园的地方才不到500米远,而我们却从反方向绕了一整圈,终于明白了南辕北辙的道理。 泛舟昆明湖上,风景自不必说,而且湖中不见岸边及市中心那些纷飞的杨花和柳絮,感觉整个世界都清净了,光这一点就值得我们在湖中再呆上两个小时的。开始我和花猪划船,老妖独坐船头,看上去有点像鱼鹰。三人坐在船上,欣赏着园中的美景,心中却憧憬着晚上的烤鸭。船要回码头了,老妖也想来划两下,不料却无法和花猪配合默契,船直在湖中打转。最后两为终于找到了平衡点,船倒着驶进了码头。 吃烤鸭当然去前门的全聚德。由于是名店,架子当然不小,食客只能在门外等空位。我们因为预先订了位子,得以直接入内而无需排队。店堂内布置得很优雅,依然保有着老北京的风貌。堂倌穿着传统的中式服装,领班则着长衫。因为是名店,价格也不能太便宜,否则就显得"跌份"。一只烤鸭¥168,别的店只卖28块一斤,三个人两菜一鸭加饮料总共270块RMB。等了许久,终于等到厨师亲自将油亮亮的鸭子端上来,在我们面前将整只烤鸭一片一片削下来,蛮地道的。脆脆的鸭皮和鸭肉蘸着甜酱和大葱一起卷在薄饼中再放进嘴里,不错的感觉。 明天花猪要去看望他在北京的亲戚,而我则自由活动。第六天 今天花猪要去走亲戚,我自由活动。早晨,天上下着雨。但好不容易才来京城一趟,一整天在宾馆里看电视岂不浪费了?于是,我还是找了把雨伞出门了。 第一站要去潘家园,地铁倒公车便到。潘家园是北京文物古玩市场的所在,据说是中国最大的文物市场。我只对硬币感兴趣。这个市场的确很大,各种各样的古玩琳琅满目,但硬币却很少。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地方有专门的硬币交易区,可惜我等并非北京本地人士,自然不知其所在。潘家园门口正好有去天桥的公车,正好可以去那一带逛逛。但是,到了天桥,那里其实是天坛的外围,并没有什么有趣的街市。好在附近还有前门大街,从前门大街可以直接走到前门搭地铁。快到前门时,旁边有一条叫"大栅栏"的小街映入眼帘。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说过,北京话发音为"大石烂"。其实,在这条街上有很多百年老店,如赫赫有名的"同仁堂"药店、"瑞扶祥"绸缎庄,还有从天津过来的"狗不理"包子店分店,等等。尤其是瑞扶祥的建筑,为清末民初的风格,结合西洋和中式建筑的特色,值得驻足一看。中午,我在路边一家店里解决了午餐。 此时,雨过天晴,空气由于刚被洗过,显得格外的清新,少了北京往日的浮尘,心情也一下子好了很多。坐地铁环线可以直达雍和宫,我当然不会错过。听说雍和宫是一座寺院,不过并不是大乘佛教或者是东南亚的小乘佛教,而是来在西藏的秘宗,寺内的僧人也不是和尚,而是喇嘛。对我来说,光这一点就显得很新奇,我迫不及待地想进去瞧一瞧了。 一出地铁,便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香烛的气味。路旁的小贩忙不迭地向游人们兜售着香烛。走了大约一百五十米,我来到了雍和宫的正门。门票是20元,没有半票。雍和宫是雍正皇帝的行宫,乾隆时被改作为喇嘛庙,请喇嘛们为大清皇帝祈福。 寺内建筑与北京的其他建筑并无二致,只是周围多了一些卖西藏艺术品的小店。雍和宫由许多殿堂组成,都供奉着佛像,还挂着精美的"唐卡"。其中有一个殿叫"法轮殿",正巧还能看到喇嘛们在做功课--打座念经。最里面一个大殿供奉着弥勒佛,特别之处在于佛像是由一整根紫檀木雕刻而成。该佛像高约十八米,直径超过两米,已经进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是世界上最高的木雕大佛。好一根"神木",当然少不了善男信女们的顶礼膜拜。 参观完雍和宫后,我回到了住地和花猪老妖会合。这几天我们的胃中灌的全是北京菜,并不是太习惯。于是我们晚上去了前门那里的一家"上海老正兴"菜馆换换胃口。但是,这家菜馆做的并不是地道的上海菜,而是为了适应当地人的口味而"改良"过的,根本就吃不到诸如糟毛豆、糟凤爪之类的上海菜,只有楼上挂的巨幅浦东的鸟瞰图说明这家店是做上海菜的。第七天 今天是北京之行的最后一天了。由于是下午六点的火车,所以我们还有时间去最后一个"景点"--老妖的家,顺便把他没取走的那些礼物给他送到家去。说是家,其实是他在北京和别人合租的房子。他公司在知春路上,所以他在亚运村附近的健翔桥租了一居室,竟然也要1100块一个月,北京的房价确实贵得离谱。我们先坐地铁一线换环线到西直门,然后再换两次公车,最后打的才能到他住的地方,实在是不易。路上由于塞车,一共花了三个多小时。想这点时间,从苏州到上海打一个来回也可以了。 从计程车上下来,跟着老妖七拐八弯才找到他的房子。如果让我下次独自一人再来找一次,是绝对不可能再找到的。房子很普通,简单的家具,旧沙发,旧桌子,旧电视机,旧冰箱,一个房间中摆着两张床,便是老妖的"窝"了。花猪在老妖家也觅到了他朝思暮想的"最爱"--咸鸭蛋。我们在沙发上坐下,一起聊着这几天的游程,聊着软件、硬件,聊着接入服务、系统集成,聊着市场、关系、房地产,最后聊到了各自的前途。好友坐在一起的时候,话匣子一旦打开是很难再关上的。到了吃饭时间,老妖请我们品尝了一顿北京的饺子。味道一般,不过饺子个挺大,我连三两也吃不下。 从老妖家出来,该去火车站了。我们的行李已经彻底"减负"了,所以现在比来北京时要轻得多了。又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我们抵达北京站。等了一个小时后,我们同老妖告别后上了火车。窗外,依然是杨花飘飘;站台上,仍然停着送人的小车。我们的车窗边有一对情侣正忘情相拥。离开车还有一刻钟时,小鱼终于上车了,她男朋友来送她。 一声汽笛,列车缓缓地开出了北京站,行驶在华北大地上。而此时我们的思绪也如这火车, 正渐渐地飘向那江南的小城。(完)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